余月尾八

退了.不用关注!

【巍生】花店老板(下)

大学教授 沈巍×花店老板  罗浮生
私设属于我!

嗯?烂尾了:D   我是个莫得感情的人。
1,4w  结束!第一次写完,第一次摸短篇。:-D
坏毛病一大堆:D

 上: http://swkaieexint.lofter.com/post/1cae18f2_12da66a2b
评论有!

  有了媒介人,两人的关系又亲近了一层。既然被小姨揭了老底,罗浮生也就不害臊的往沈巍家跑。反正花店生意不算太忙,开张的营销劲头也过了,店里就留着伙计看着就差不多。

  饿了,趁着饭点跑到沈巍家,此时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两副餐筷。倘若沈巍不在家,他会自己订份外卖吃些东西,即便是有晚课,沈巍也能够在八点之前回来。到了晚上,还有可能带回来一些甜点送给他。都是他喜欢的。特别是龙城大学附近的甜品店。一直觉得距离有些远,没时间赶过去买,小姨也不能为了买这个东西大老远的跑过来,况且,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家。而现在有了沈巍,简直不能再好了。

     当然,罗浮生也不是白白吃人家的大米饭。吃饭的食 材是他自己要求买的,怎么做和做什么才是沈巍的任务。

  沈巍无奈的将自己家的钥匙让师傅又刻了一把,交给罗浮生,让他自己买好食材放进冰箱。

  渐渐的,一副碗筷换成了两副,门口的拖鞋也多了一双。家里的花瓶,不再是假花,而是换上新鲜的花束。沈巍有时候回到家,发现屋内的灯还亮着,原以为是进了贼人,没想到罗浮生坐在沙发上乖巧的看着电视。脱掉了拖鞋,双脚缩进柔软的沙发,两只胳膊紧紧地环着竖起来的双腿,手里抱着抱枕,将自己脑袋埋进去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看见沈巍回来了,还委屈巴巴的拉着人家的胳膊坐在自己旁边,说再也不看恐怖片了。让沈巍啼笑皆非。说什么也不肯回自己房间睡,无奈之下,沈巍只好又拿了一床褥子放在自己的床上。一室,一床,两褥,双人。明明怕的不行,还是不听劝的再去看,后来沈巍笑着说他真是个孩子,不愧是小姨口中的“宝宝”。罗浮生也就闷哼了一声,继续研究自己的花种,没有反驳。一件事情重复的次数多了,做多的次数多了,人们便会习以为然,罗浮生和沈巍也逃脱不了这个状况。“宝宝”的称呼叫多了,也就不会像头一回红了脸,听着也就不别扭了。“小福宝”也就变成了沈巍称呼罗浮生的一个常用字词。

  明明才三十多岁的沈巍,总觉得自己一下子苍老了好多。

  偶尔,罗浮生会坐在自家店门口的椅子上,等着沈巍下班回来,请他喝杯自己研磨的咖啡,又或者拿出自己搬家时,封箱很久的小提琴,为他拉上一曲。最后总能赢得一些顾客掌声,同时增加了店铺的人气。

  小提琴是在店内拉的,罗浮生还没有勇气跑到街上卖艺。

  只不过,这花店的顾客似乎越来越多。虽不似超市那般拥挤,但店员告诉罗浮生,有些女孩都已经是些老顾客了。而且,大部分是结伴而来的,看模样像是附近龙城大学的学生。

  罗浮生想到了沈巍。

  沈巍回到家,发现灯还亮着,想必是罗浮生在家。回到家门口,用钥匙轻打开了门,一双高帮的板鞋映入眼帘,那是不属于清一色的皮鞋,却让沈巍觉得很安心,眸子流过一丝暖意。

往前走了几步没看到人,刚想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,便发现罗浮生乖乖的窝在沙发上睡着了。转身多走了几步, 放在了茶几上。罗浮生睡觉是蜷缩着身子的。整个人像个小虾米一般,侧卧着身子,双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脑袋的旁边。肩膀随着呼吸一阵一阵的起伏着。沙发前的电视还在播放着,沈巍进来也没吵醒他。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了。

  当罗浮生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身上的外套,大脑瞬间清醒,着忙起身搜寻沈巍的身影。

  最终目光落在厨房“工作在”案板附近的人身上。沈巍今天穿了件格子花纹的白色衬衫,裤子还是工作未换掉的西裤,估计刚回家不久。

  “醒了?”沈巍手里端着份小盘子,上面放了几块切好的橙子,带着清香的味道,又飘着些酸甜。沈巍大步走来,将托盘放在茶几上,自己则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。

  罗浮生眯着惺忪的双眼,揉了揉自己因为睡觉而压变形的头发,想要看起来没那么糟糕。刚醒的时候还没感觉困意,反而在放松下神经后袭来了小憩的困意。

  “嗯,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橙子!”罗浮生懒得洗手,那桌上的湿巾擦了擦手,顺便捏了一半橙子。轻而易举的拨开外层的那张皮,塞进嘴巴里。

  沈巍笑了笑,看着人吃的毫不客气也不好意思戳穿,没好意思戳穿,不知道是哪位大宝宝前几天一直对自己说“我喜欢橙子,又香又甜……”

  “最近很忙么?”沈巍说着,便瞅见托盘里的橙子渐少,自己也拿了一块。

  甜的。

“这不快要七夕了么!订花的人越来越多,店铺就忙了些。”

  罗浮生嘴里喊着果肉,吐字有些不清,好歹沈巍抓住了几个关键字,算是理解了。

  “还有!你是不是帮我向你们班的小女生宣传了啊!怎么那么多龙城大学的。”

沈巍眨了眨眼睛,有些无辜。对上罗浮生质问的语气,不慌不忙的推了一下眼镜。

  “我……我只是说这附近开了家花店而已。”

  罗浮生翻了白眼给他,谁信!

  其实沈巍也没说谎。是偶然上课讲到有关于植物的问题时,便“随口”帮罗浮生的店铺打了份小广告,在之后,有些仰慕沈老师的女学生在周末时候结伴去了沈老师提及的地点,没想到正巧看到沈老师和一位好看的哥哥“谈天说地”。

  被学生拍下来发到了学校的论坛。本就受人关注的沈老师,再加上另一位气质绝佳的小哥,那影响力可想而知。

  花店的名字逐渐被熟知,再加上较好的服务态度,大部分订单也就迎面扑来。

  尽管沈巍不怎么精通电子设备,但周遭的人一个比一个传播的厉害,最后小方老师拿着手机递到沈巍面前,对沈巍表示了深深的感谢,还买了一份小蛋糕送给了他。虽然,小蛋糕最终落尽了罗浮生的肚子里。

  沈巍将那张照片保存了下来,还别说,学生的拍照技术挺好,连洗出的照片都蛮清晰的。偷偷地放在了自己的钱包里,没敢告诉任何人。他只是想拥有两个人的合照而已。沈巍这么想。

  “沈巍?沈巍!”

  感觉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,沈巍这才缓过神来,不好意思的说了声抱歉。但转念一想,又问“今天,几号了?”

  罗浮生将最后一块橙子毫不犹豫的塞进自己的嘴巴里“七月三号。”

  沈巍蹙了眉头,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“罗浮生”沈巍顿了顿,等着坐在沙发一角的罗浮生擦干净了嘴巴。没讲话,乖乖的将手放在盘着的双腿的膝盖上,一脸愉悦的等着沈巍的后续

  “我七号应该没办法陪你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罗浮生亮亮的眼神暗了下来。

  “对不起啊!我不应该……”沈巍见小孩儿这样,心里也是不舒服。七夕正巧赶上周日,原本答应好了帮浮生忙店铺的生意,然后两人再去吃顿大餐来犒劳自己。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……

  “去干什么?”冷不丁的一句问话打断了沈巍的抱歉。

  “……去”沈巍想了想,不知道是不是要实话实说。

  “去干什么?”

一模一样的问话,只不过语气里透出了小孩满满的失落。

  “……相亲”沈巍抬眼看了看罗浮生,只见小孩的身子猛地一颤,低着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见小孩儿没说话,心里更是感觉对不住。像被什么揪住了一般,一颗心就那么吊着,悬在空中。

  “哦。”罗浮生下意识的要去拿橙子,伸到一半发现盘子空了,转手拿住了一旁的茶杯,饮了一大口。啧!真苦。为什么有人爱喝这个。

沈巍有些急了,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想逃出这番不安的情绪,却不知道怎么办。

  “那是我母亲安排的,我也是最近才知道。女方那边不好推辞……”

  罗浮生冲着沈巍微微一笑,可沈巍感觉不出任何笑意。总觉得小孩儿要哭了,只想将他揽进怀里,好好的抱抱他,像哄小孩子般给他唱首歌。

  “那去呗!反正你年龄也不小了。”罗浮生说着穿上了拖鞋,拿起自己的书籍起身“又不像我。那我就不打扰了!你工作了一天也该休息了。”

  说着走向玄关处。

  

沈巍跟了上去,欲言又止。

  “沈老师,就送到这吧!早些休息。”罗浮生穿好了自己的鞋子,打开了门。

  楼道有些凉风吹来,在这闷热的空气中,使得罗浮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“我回去整一整单子,时候也就不早了,这几天有些忙,先走了。”

  ……

  罗浮生躺在自己的起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相亲?

  那个嫂子肯定不会像沈巍这般照顾自己。

  不过,自己确实太麻烦沈巍了。估计让他也很为难吧!看他那么纠结的说出口,想必是碍于礼貌,不知道怎能告诉我,让自己离他远一些吧?

  想到这,罗浮生的眸子暗了下去……

  

  令沈巍庆幸的的,第二天,罗浮生依旧来到了自己家吃饭。只不过不像往常一般和沈巍吐槽订单的繁忙,少有的沉默。

  但沈巍觉得至少小福宝没有不理自己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沈巍每次做饭时,总感觉冰箱里的东西越来越少,有些蔬菜都不新鲜了,几乎没有东西可以做饭。只好自己去楼下的超市买些新鲜的蔬菜回来。刚准备下厨,便收到了浮生的微信消息。

  今天去挑选订单的花草,不回来吃饭了。

  沈巍看着这条消息老半天没回过神来。这微信还是罗浮生手把手教会他用的。这几天不怎么见到浮生,自己便只好多谢注意力关注手机。上一条信息还是系统的灰色提示“已是对方好友打个招呼吧!”

  还记得罗浮生将两人互加了好友后,便把手机扔在了一边。

  沈巍当时还满眼疑惑的问了一句:“都加好友了不发消息吗?”

  罗浮生挑了眉,伸手捏了捏他的手掌,含笑道:“有个大活人在眼前,我为什么还对着手机啊?”

  “而且,这人还特别符合我的审美!”

  沈巍的脸,慢慢地爬上了绯红,又一次被罗浮生调笑了。

  罪魁祸首却想没事人一样,将自己带回来的甜点塞满嘴巴,鼓鼓的,像一只小仓鼠。

  ……

  沈巍只好关了手机,揉了揉眉心,也没什么胃口。转身备教案去了。

  直到七夕那天,他都没怎么见过罗浮生。不是没去找过他,要么在忙,要么没在家。深处暑假的沈巍也没闲着,学校里杂七杂八的任务足够他折腾了,又赶上上级检查,只好奋笔疾书,书写一些官方致词。

  一个人似是有意躲着,一个人忙的不可开交。就这么错开了。

  沈巍第一次觉得,自己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街头是那么的大。

  疲惫感压迫着沈巍的神经,不似往常正襟危坐,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,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他想见罗浮生。

  他喜欢罗浮生撒娇的向他讨要甜点;他喜欢罗浮生睡在他的旁边;他喜欢工作后有人亮着灯,等待着自己回家。

  

  心里念着人,这七月七号的相亲自然也好不到哪去,简明扼要的向女方说明情况,结了账单便离开了。

  收拾了这一通乱七八糟的事情,沈巍的大脑空空的。他不记得这几天都做了什么。在罗浮生出现在自己生活前,这些日子再正常不过了;罗浮生离开后,却觉得这些和以往一模一样的日子,味如嚼蜡。一点都没有他值得记忆的。

  夜色笼罩,街道上车水马龙。不知不觉,已经走到了熟悉的街道。

  沈巍今天没有穿西服,而是穿了件绿色的风衣,整个人显得十分精神。

  沈巍望了眼对街的花店,已经关门了。也是,就那个小孩儿,怎么会委屈自己去赚那一些利润。他家小孩儿最会享受生活了。想着,心里似乎好受了些。

   凑着旁边商店的光亮,沈巍看了眼时间,快要九点了。

  浮生应该在家。

  这么想着,刚要抬脚走进小巷,便被不远处的一声热闹吸引了视线。

  一只大的轻松熊。

  轻松熊转手赠送着自己怀里的花束,可爱笨笨的样子惹得街边小情侣的喜爱。

  沈巍下意识的走向那边,一步一摇,最终顿在了那热闹处一米开外的距离。

  轻松熊与那对情侣拍了张合照,一旁的小朋友便围了过去,忙的不可开交。

  晃动着笨笨的身子,一个个分发个三四个小朋友,像是感觉到有人一直盯着他,下意识的抬起了大大的脑袋。

  和沈巍撞上了眼。

  小朋友见熊哥哥不动了,以为出了什么事,还叽叽喳喳的询问熊哥哥。

  只见那熊随便递给了周围的小朋友,也不管是不是送多了,在避免伤害小孩的情况下跳出了人群,直向沈巍蹦去。由于庞大的身躯,并不像旁人这般灵活,腿脚总会有限制。

  小碎步的行走惹得沈巍发笑。

  轻松熊抚了抚自己的头套,稳定下来后,递向了沈巍一束花。

  玫瑰。红色玫瑰花。

  ——我爱你

一支娇艳欲滴玫瑰花在夜晚灯光的照射下也没失去它的色彩,如同一束火,轻轻的燃烧着。

  沈巍接过那只玫瑰花,望着那只摇头晃脑的轻松熊,只感觉心“咚咚”的撞击着胸腔,感觉要是飞出胸口,里面像是破了的蜜罐,散发着甜甜的味道。

  倾身伏过去,伸手揽住了比自己还要高的轻松熊。

  “罗浮生…我也爱你。”

  说罢,摘下了肖想已久轻松熊头套,在那人诧异的目光下,吻了上去。

  咸咸的。

  罗浮生瞪大了眼睛,想着这还是大街,这人什么时候这般不管不顾了?!

  这几天他一直因为沈巍要去相亲的事情苦闷,却

  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让他拒绝。他想要退缩,还沈巍一个普通的生活,可他发现他做不到,没有沈巍的这几天自己犹如行尸走肉般。三餐不能正常,偶尔工作睡着了会着凉,也没人给他在晚上带来工作上的甜点奖励了。到最后罗浮生还是决定赌一把,就想到了这么怂的一个招式。藏在人偶里。

  

 店员想要去陪她的女朋友看电影,变向罗浮生要了假期,罗浮生想都没想赢了下来让店员感激涕零。节日能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是件幸福的事。罗浮生也懒得再找新的临时工,他早早的关了店铺,哪怕是情人节这个热销的节日。换上了玩偶的服饰,就那么拿着一大堆花束假装送人。因为他不知道沈巍具体回来的时间,就只好等,等沈巍结束相亲。

  天气有转凉的趋势,但呆在人偶里还是非常闷热。罗浮生感觉后背的体恤都被汗水浸湿,整个脑袋就像被水淋了一般,湿淋淋的,发丝贴在皮肤上,黏黏的。

  终于,在给一群小孩分发鲜花时候,沈巍出现了。

  此刻,对方将自己抱的紧紧他,嘴巴贴着嘴巴,说什么也不肯撒手的状态,罗浮生尝试了一两下也就放弃了,毕竟,他也挺享受的。拿着厚厚的手,回抱住了沈巍。

  他的沈巍。

最开始只是仅仅贴着他的唇,可能因为缺水的原因,罗浮生的嘴巴有些干燥,直到罗浮生天真的用湿滑的舌头舔了舔他的唇,下一秒,沈巍便敲开他的贝齿,挑弄着罗浮生的小舌。带着浮生略有僵硬的舌头一起共舞。

  没有受过这般刺 激的罗浮生只好乖乖的跟着沈巍的节奏走着。直到最后两人呼吸不畅才强硬的拉开距离,沈巍还不舍得凑上去又啄了一口他红润的唇瓣。

  “浮生”沈巍贴着他的耳朵,轻轻的喊了一句。

  罗浮生靠在他的肩头,沉沉的的应了一句。

  “嗯”

  “下次,不要在躲着我了。”沈巍又搂紧了一些“我好喜欢你。”

  “我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。”

  罗浮生没听过沈巍说情话,听着这些小孩子般的告白却红了脸,这几句话萦绕在他的耳边,感觉空气都是热的。耳垂红的估计都快要熟了,却只能靠着他的肩膀,点点头。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,道

  “那你也要答应我。”软软的带有小奶音的声音,包裹着着沈巍早已浸泡在酒罐的而酥麻的心。

  “你说”

  “以后你的相亲全都不许去。”

  听罢,沈巍附有磁性的笑声被压在胸腔,起伏着,震进罗浮生的心里。

  “好!我答应你。”

  “七夕快乐!宝宝。”

  “七夕快……混 蛋!沈巍!这是大街上!”

【巍生】花店老板(上)

  各位 |・ω・`)我咕了

你看我干了什么。 龙哥太可爱!

大晚上激情码文,明天再改|ω・)و ̑̑༉

       沈巍今天下班比较早。准确的来讲是比平时早。太阳还没落下,停留在半山腰,红彤彤的,将远处的天空抹上错落不匀橘色。

  街上的人流渐渐多了些,许是到了下班的时间段,两辆型号相同的轿车并列刚好能挤下的街道,此刻越发显得得不畅。街边商店聚集的人流也在上涨。

      沈巍转了手腕的表带,时针指在五点差一刻的地方。

  各种小贩叫卖的声音,听进回家人的耳朵里,不免加快了脚步。

  沈巍走着,眼瞧着快要到自家楼房门口,却在拐角处顿住了脚步。

  五月的天气已经是有些躁热,晚间的街道混杂着各种东西带的味道,混淆了人的嗅觉,惹得人发闷。更何况是西装革履的沈巍。

  然而,就在转瞬间,一缕栀子花淡淡的香味越过空气,钻进沈巍的鼻子里。轻轻的吸了吸鼻子,想要再一次确认传来的香味。

  转过身,一家简单格局的花店映入眼帘。古朴的木色门牌挂在门楣上,上面用白色花体写了个“浮生”二字。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,抛去了花里胡哨,在这浓郁的花海里倒显得十分和谐。

  门窗都是玻璃特制的,亚麻色的帘子还被束着,可以看到屋内都是摆满了各色的花种。

  沈巍其实是知道这家花店的。就在两天前。

  和往常一样下班回家,手里提着公文包,刚要转角走进小巷,却被一只体型巨大的轻松熊拦住了去路。被截断了去路的沈巍稳定了自己身子,心里还在庆幸没踩到这玩偶的脚,想着,眼下却多出了一支鲜花。还有着淡淡的香味。

  诧异之余,沈巍抬眼看着那只轻松熊,他正夸大动作,举着自己的圆手的指向对面的花店。会了意的沈巍,抬手扶了扶眼睛,微笑着冲他点点头。

  “谢谢”

  轻松熊来回晃动着脑袋,来表达自己的喜悦。沈巍这才发现这熊玩偶手里还捧着一些未送完的花束。每束花的品种和颜色几乎都有些区别。

  大熊冲着沈巍摆摆手,便迎向其他的陌生人。

  沈巍这才仔细瞧了瞧手里的花束。

  他是生物学的教授,对这些花花草草多多少少有些了解。

  花瓣围着花蕊紧密的连着,呈伞形排列,花尖是橘色,随着深入花心颜色变浅,根部是温和的玉色。花茎扁平,肉质的感觉,还有着几朵小花,被小柄托着呈漏斗状。

  这是一株君子兰。

  君子兰——谦谦君子、温顺有礼。

  配上沈巍这番学术的打扮倒十分契合。也不知道是赶巧了,瞎猫装上死耗子,或是精心挑选了一番。总之,沈巍当下,身心是十分预愉悦的。

  花束的尾端吊着一张卡片,白色的牛皮纸,纸张的四边用鎏金的暗纹勾出精巧的边框,花体的英文镌刻在卡片的左下角,上面烫几个秀气的大字“罗浮生”其它不显眼的小字也就是主人的联系方式。

  沈巍觉得这卡片也怪精致,取下来,收在了公文包里。

  这就是前天,沈巍收到了一束鲜花,也识得了这家新开的花店。

  第二天的午后,沈巍再一次闻到了花香。远远的飘过来,让行人的脚步都慢了许多。

  沈巍笑看着昨天那只轻松熊,一蹦一跳的奔着自己跑来,再一次拦住了自己的去路。沈巍没着急避开,规规矩矩的站定,双手交叉叠在腹部,掂着自己的公文包。眼里噙着笑,好奇的等着小熊从怀里找寻着东西。

  要说昨日沈巍还在怀疑,那株君子兰只是个巧合,那今天他就会相信,这轻松熊是真的懂些花种,想必是极其热爱花草的人,反正不是雇来的临时工。

  一株蓝色的风信子。

  沈巍掩住笑意,推了推眼睛,一手接过灰熊递来的、不容拒绝的花束。

  轻松熊里的人个子似乎不矮,带上头套竟比沈巍还要高些。接过花束的那一瞬间,沈巍直直的望着轻松熊的头套,竟有一瞬间想要将他摘下来。

  转念一想,便哂笑自己想法的不切实。

  轻松熊跳着自己肥胖的身躯,围着沈巍转,时不时摇晃着自己的脑袋,似乎等着别人的夸奖。

  沈巍没忍住,深邃的眸子透漏着喜悦,抿着嘴轻笑。腾出一只手,摸了摸高自己一些的头套,轻声说了句:谢谢!我也很高兴见到你。

  蓝色风信子——仿佛见到你一样喜悦。

  

 

      沈巍的目光投向花店旁没有生气的轻松熊,估计是被主人用衣架撑住了,死死的定在了那里,倒是有些想念那个活蹦乱跳的大熊了。

  心念着,抬脚走向了那家花店。

  花店本就不是热销的店铺,若是赶不上过节,人数更是少的可怜。

  这家花店也不例外,围观的顾客不算多,只是偶尔来几个人赏赏花,谈几句文人雅句,消磨时光,老板也不介意。更甚是,在花店旁安置了一张桌椅,以便顾客聊天,又或是,自己品茗放松的场所。

  愈是靠近,沁人的香味扑鼻而来,调皮的钻进身心的每个角落,拥簇着客人徐徐走来。沈巍默念这花店老板费了一番心思,隔天便换些花束置在外头,都是些清新淡雅的花簇,在这落日余晖的时间,竟有晨日东升的蓬勃之感。

  都说再一再二不在三,连收了两天花束的沈巍耐不住好奇,踏进了这家花店。

  店内的装修比较简单,没有太多华丽的藻饰,几块简单的镂空隔板便将一小份室内规格分布的井然有序。沈巍忽的想起卡片上的大字“罗浮生”,倒是很符合。

门窗上挂了些风铃,沈巍走进来便响起一阵阵清脆的声响。

  “欢迎光临!”

  顿了脚步,一声清凉的声音从屏风后传出,在这闷热的晚间,犹如薄荷的清爽,直直的打进沈巍的心里,却又化作一股柔风包裹着那温热的心一同跳动。

  沈巍寻声望去,便对上一双明亮的眼眸。那人微长的头发被挑成了中分,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下,是一件黑色背带裤,脚上踩着不知名的小白鞋,俨然一副青春大男孩的模样,和沈巍的形象截然不同。

  那人微笑着,眉眼间全是温柔的笑意,不似服务员的客套,轻轻的挠着沈巍的心房,带来一股酥麻的感觉。

  沈巍大脑一片发白,脑子里只剩木心的一句话:愿予毕生流离红尘,也找不到一个似粥温柔的人。

  他好像……找到了。

  经过两人的攀谈,沈巍得知那人叫罗浮生,也就是这家店的老板。

 刚开业有些忙,便雇了些小员工。还特意想出布偶熊送花束的方法来吸引些客人。

  期间沈巍想问那熊是不是就是他自己,碍于礼貌,没有问出口。

  罗浮生一边细细的为他介绍花的品种,一边在沈巍观察花束时聊些闲事。

  男性之间交往没那么麻烦,几句话聊上了,这彼此间的距离也就消除了些。

  罗浮生虽说是这家店的老板,本人却不住在这里,反而留给看店的小员工。他住的地方,两人一交流,恰好是沈巍的楼上。

  是刚租下的房子。

  “沈教授~”

  罗浮生拉长了尾音,双壁撑着柜台上,脑袋凑过去,说话间带着尾音,“有时间来我家暖暖房啊!”

  罗浮生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,冲着查看自己钱包的沈巍笑道。

  沈巍身形一顿,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,折叠钱包的手指停住了,但很快正了神色,低着脑袋闷声“嗯”了一声。算是回应。

  在这昏暗的室内,没人发现,被调戏过后的沈巍微微泛红的耳朵。

  

  最后沈巍预订了一束粉色的康乃馨,想着母亲节也快要到了。

  罗浮生还以为他会定什么玫瑰花送给女友之类的,没想到会是康乃馨。

  了然一笑,没过多的打趣对方。

  末了,罗浮生还来了一句:“希望沈教授住我楼下能习惯啊!”

  

  

  沈巍在多次听到楼上“咣当”的响声,只感觉太阳穴一直突突的跳。他这才明白罗浮生所说的习惯是什么意思。

  随手将翻阅的一页折一个小角,便合上手里的书本,放在自己的桌案上。起身穿上外套去了楼上。

  “咚咚咚”

  “咚咚咚”

  沈巍敲了下,安静的等着对方开门。

  “来了。”

  说着,罗浮生拧开了门把,抬眼便撞上沈巍含笑的眼眸。

  “噗呲”

 

  罗浮生听着沈巍爽朗的笑声,有些不明所以,抬手蹭了蹭自己的脸,只见的胳膊上蹭下来一些灰痕。

  一时间红了脸。

   沈巍没想到刚见到人便是这般模样,白净的脸上被染上了黑色的痕迹,活脱脱的一张花脸,那人还不自知的伸手摸了摸,又为自己“补补妆容”。

      “笑笑笑!笑什么笑啊!”罗浮生恼羞成怒,红着脸微微抱怨的冲沈巍喊叫了几句,转身跑进了洗手间。

  沈巍跟随后面,进了他的房间,顺带着收拾了乱成一团的厨房地区。

  罗浮生收拾好自己后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,拍了拍脸,,想要精神起来。

  走出门,沈巍正坐在自家的沙发上。讪讪的扬起一抹笑,挨着沈巍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。“沈教授~我是不是吵到你了?”

  沈巍挑了眉,轻眯着双眼,点了点头。

  罗浮生猛地抓住了沈巍的胳膊,可怜巴巴的望着他:“沈教授、沈老师,你就不要向物业投诉好不好?”说着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。“我已经搬了好多次家了,这次又开个花店,你可别让我刚开业就要关门啊!”

  “咳”沈巍受不住他的可怜,掩饰的咳了一声,“叫我沈巍就好。”

  “好!”如果罗浮生身后有一条尾巴,那它一定摇的欢快,沈巍说什么他都应下。

  “你……”沈巍细想了一番刚入门时的场景,摸了摸鼻子,接着道“在做饭?”

  罗浮生的眼珠不自然的转动了一圈,打着哈哈点了点头,有些心虚。手从沈巍胳膊上放下来,小心的绞着衣摆,垂下了脑袋。

  当场被揭穿不会做饭这件事,对于这么大一个人来讲,算是很丢人了。而且,还差点把厨房给炸了……

  “都是小姨要我……”

  

  沈巍看着他,像只犯了错的小猫一样小声嘀咕着,,不禁心头一软。总觉得这人像一个宝宝一般,惹人喜爱。

  “你呢!要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,我就在楼下。”

  “而且,你小姨告诉我……”

  罗浮生听到有关于亲戚的字眼,绷直了身子,猛地抬起头,对上沈巍似乎一直含笑的眉眼,继续听他讲。

  “告诉你什么?”

  “要我好好照顾你。”沈巍勾起了嘴角,捏了捏他的肩膀,想让他放松一些。

 

  沈巍告诉他,罗浮生的小姨,也就是学校的小方老师。得知自己的大侄子在龙城工作,那是操碎了心。凭她对罗浮生的了解,让他一个人独居简直是“野外生存”。虽说有些夸张,但也不能否认这孩子懒惰的事实。

  所以,在得知罗浮生第三次搬家后的地点,就开始到处打听有没有熟人在附近。一番功夫下来,只有隔壁办公室的沈巍符合要求。距离龙城大学那么偏远的地方,上下班也不方便,一般也没多少老师住在附近。小方老师只能请求沈巍帮忙照看罗浮生。

  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  罗浮生听完沈巍这番解释,心里对疼爱他的小姨可谓万分感谢。

  “就是昨天晚上。”

  “那她还有没有交代什么?”罗浮生为沈巍斟了一小杯茶水,推到他面前。此刻,清澈的眼睛只容有沈巍一人。

  沈巍只觉得喉咙有些发紧,想必是说了这么一大堆东西,有些渴了。

  “没……没了”

  “…我才不信,这人就爱揭我老底,肯定是一大堆我不好不好之类的话。说吧!”罗浮生看着沈巍的耳垂有些泛红,难免有些好奇。

  沈巍呷了一口茶。下了什么决心似的 ……

  “宝宝.”

  声音不大不小,在这安静的可以听到小猫抓挠皮椅的摩擦声的屋子内,显得十分清晰。

  低沉而亲密的叠词,从沈巍胸腔中发出,让两个年龄不小的大男人,红了脸。

  那是小姨在家常常叫罗浮生的叠音。两个人错了十岁,所以,小时候小方老师就一直处处照顾着罗浮生。眼看着小方老师成了年,但罗浮生依旧是个屁大的小孩,又和小方关系特别好。小方老师对罗浮生也是喜欢的紧,处处照顾他,简直像他的小妈,所以,趁着罗浮生小时候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,一直喊他“宝宝”“小福宝”。

  罗浮生听习惯了,哪怕有意识,也没让小姨戒掉这个称呼。只是让他不要当着陌生人的面叫就行。

  这个称呼,也是小方老师和沈巍交流时,对罗浮生是百般不放心,着急忙慌间从嘴巴里说出来,却被沈巍有心的听了去。

  罗浮生觉得丢脸丢大发了。

沈巍:小福宝

罗浮生:不准这么叫我

我搞了个什么!(´இ皿இ`)
程慕生:小井还在床上躺着呢!